天津快乐十分

ON OASIS

两村庄200余年不相往来 如今村民饮和头酒泯"世仇"

喝下这碗和头酒,缠绕两个村子二百余年的“世仇”,随酒入腹,从此化为乌有。

5月11日上午,广东揭阳普宁市北山村,从村口至祠堂,彩旗沿路竖立,绵延数里。一群“特殊”的客人自6公里外的果陇村而来,送来一块镌刻“睦邻友善”字样的牌匾,祭拜天地、祖先后,大家坐在一处,共饮和头酒,忘却几代仇。

两村庄200余年不相往来 如今村民饮和头酒泯世仇果陇村村民送来“睦邻友善”牌匾

通过这场“和解”仪式,果陇村村民才得以第一次正式、和平地踏足北山村村境。

此前二百余年来,因为历史恩怨,祖辈曾立下规矩,两村人世代互不往来。时代更迭,随着改革开放的进程,尽管“世仇”渐淡,两村村民彼此也会有工作、生意上的往来,但“祖训”仍在。偶有两村的青年男女在外相识、相恋,但一想到“祖训”,也只得将爱情转入地下。

直到今年5月,在多方努力之下,北山、果陇两村终于迈出了“跨时代的一步”,摒弃世代仇怨,恢复正常往来。至此,两村无“战事”,心中有友邻。

说不清的“二百年世仇”

北山、果陇均是普宁市的单姓大村。北山村人口超1.6万,多为许姓;果陇村人口超2.4万,多为庄姓。

旧时,潮汕地区民风强悍,北山、果陇更是其中“出了名的强”。在普宁,曾经流传着“一强洪阳方,二强果陇庄,三强北山许”的说法,即指普宁地区昔日最为“厉害”的三个村庄。

这三个村庄中,北山、果陇二百余年来始终不和。至于两村如何结下仇怨,没有明文记载,也没有口口相传的历史,时至今日,更无人能明确说出其中缘由。但上至白发翁媪,下至黄毛稚子,都知祖上留有遗训,两村之间“老死不相往来”,通婚更是大忌。

许祥照活到82岁,如今是北山村祖祠理事会的会长,他也从未听当年的老人说清两村结仇的历史,“因为没有任何文字记载,只有推测,说是果陇村立村时间较早,人口较多,村里也一直多有富人和当官的人,比较强势。而北山建村时间比较晚,人少,相对弱势,在水利、田地方面两村难免交恶,祖辈就由此立下了互不嫁娶的规矩。”

果陇村曾经的“强”,果陇村人并不避谈。72岁的庄礼乾,现任果陇村乡贤咨询委员会常务副会长,尽管同样不清楚结仇具体原因,他也说:“我们自古以来比较强势,当年可能因为水利或土地纠纷欺负过他们。”

在庄礼乾看来,果陇村村民未想过与北山村“断交”,“我们是欺负他们的,一般来说,只有被欺负的人,才会回去发誓说不再来往。”

据《普宁市果陇村志(1279—2014)》,1855年,北山村村民许亚梅发动农民起义,清政府强迫(果陇)乡里出钱出人帮助围剿起义军。北山村人世代认为,当许亚梅起义失败后,果陇村人曾来到北山村哄抢财物。

日渐松动的“祖训”

传统宗族文化在当地保存完好。北山、果陇两村,村中有宗祠、家庙,逢年过节,村民入宗庙祈祷、祭祖;村民看重族中辈分、排序,敬老尊贤,族中有威望的老人组成“福利会”,在村中大小事务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多名村民表示,近几十年,两村已无具体的恩怨或利益冲突,村民私下间的交往也日趋频繁,“祖训”随着时代的更迭而松动。尽管如此,无论何种层面的交往,均不会“摆到台面上”,在表面上,两村始终维持着“互不往来”的局面。

北山村乡贤咨询委员会会长许木镇说,尤其在改革开放以来,两村村民私下的工作、生意上的来往已非常频繁,不少人甚至结为至交好友。也有村民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尽管不再刻意回避交往,但考虑到祖训,部分人之间的交往“没法真正交心,彼此之间会有防备心”。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两个相邻村庄之间的正常交往,已难为祖训所阻。“世仇”纠缠二百余年后,横亘在两村之间的鸿沟,更多是观念上的鸿沟。

观念上的鸿沟最极致的呈现形态是,多年来,极少有村民敢公然违背“互不嫁娶”的祖训。

两村多名村民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曾有两村在外务工的青年男女相恋,终因族中长辈强烈反对,未能成婚;也有一些私下结合的案例,但都惹来村里无尽的闲话,若婚姻不幸或家中出现变故,就会有人将之与“违背祖训”联系起来。

村里一些乡贤耳闻目睹这些“棒打鸳鸯”的恨事,渐渐起了打破祖训的念头。

许木镇是北山村的“能人”,在本村村民中颇有威望。早在6年前,他就萌生了要促成北山、果陇两村化解矛盾、修复友谊的心思,但碍于村中族老长辈的反对声音,以及“时机不成熟”,这份心思一直被搁置着。

“和头酒”

今年1月,许木镇从普宁市房地产管理局局长任上退休,回乡担任北山村乡贤咨询委员会会长,重提两村和解之事。

许木镇先向福利会的老人们说出他的想法,没想到这些老人都很认同,“这是好事”。随后,他向庄礼乾表达想法,很快,两村村委会都获知了此事,在村委会和乡贤的努力下,双方达成了“两村和解”的一致态度。

在大多数村民心里,其实早无“仇恨”的概念,但也有不少村民、尤其是一些谨守祖训的老人,始终心存芥蒂。为说服他们,两村乡贤颇费了一番口舌。“祖上的仇恨,后代不该背这个包袱了”,许木镇如此开解村民们。

3月14日,按照约定,两村村委干部、村中老人、乡贤代表,聚在饭桌上协议。最终,以村委会的名义,起草了《缔结友好村协议书》。曾任普宁电台台长的乡贤许锦文起草了协议,强调“接受党政的正确领导”、“摒弃陋习”。

两村和解,在当地是件大事。此前,村里也向上级街道办汇报。果陇村所在的燎原街道办党委书记马汉强向红星新闻记者介绍,街道办获知后,表示大力支持,并指示“村支部要做好工作,积极引导”,但两村具体的商议内容,上级部门没有过多参与。

根据双方事先沟通,5月6日,北山村村委、村民数十名代表代表前往果陇村,赠送“睦邻友善”的和解牌匾;5月11日,果陇村回礼。

红星新闻记者现场见证了5月11日果陇村前往北山村回礼的场面。

两村庄200余年不相往来 如今村民饮和头酒泯世仇当日热闹场面

当日上午,30余名果陇村人到达北山村村口,四名果陇村未婚男青年抬着牌匾,走在队伍最前面。北山村则安排村干部、村中族老、乡贤在村口迎接,村民们也都走出家门,夹道欢迎。逢盛事,自也少不了潮汕热闹的民俗“英歌舞”,北山村的少年英歌队披红挂彩、敲锣打鼓,领着众人往祠堂而去。

敬天地,拜祖先,诸礼皆毕。北山村摆上“和头酒”,招呼果陇村的代表们,相隔6公里的两村终于冰释前嫌,正式结束了长达200余年互不往来、互不嫁娶的历史。

两村庄200余年不相往来 如今村民饮和头酒泯世仇当日和解场面

“新时代村庄和睦典范”

刘义强认为,这种方式,调动了村庄内在组织力量,“形成了新时代村庄和睦的典范”。

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2017年,揭阳市发动了一场村民自治探索。当年5月,原潮州市委书记李水华调任揭阳市委书记,李水华在潮州任内,就已倡导在域内农村全部建立“乡贤咨询委员会”,作为村民自治的探索和补充。他到揭阳后,复制了这一经验。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0月,普宁568个村已全面建立乡贤制度,选出会长568名,会员超过7000人。

许木镇、庄礼乾即在这一时期分别成为了北山村乡贤咨询委员会会长和果陇村乡贤咨询委员会常务副会长。

喝完和头酒,北山村村民许文杰相当兴奋,他把两村和解之事,称为“跨时代的一步”。

为了这事,许文杰还特地写了一首藏头诗,“许愿誓把前嫌弃,庄严禀告天地知,和睦两村民意合,好你好我永完年”,寓意“许庄和好”。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58.COM 织梦模板 版权所有
香港织梦58国际医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健康事业 服务中国
总部地址:上海市闸北区高平路815号中环永新国际广场 总部电话:021-36366731 招聘专线:021-53931593